什么红包!

这篇文章大概是过春节的时候写的,现在看起来有点儿矫情。但,年前我滑雪把肩膀摔脱臼了,我现在是「暂时残疾人」

昨天,我第一次在 QQ 上用「红包」这个功能,我一向对红包不感冒。今天有二位朋友让我试试,就这样,我被他们带入了红包的漩涡。

QQ 的「一键输入口令」

QQ 里,有个叫做「口令红包」的东西,是需要输入特定的话才能打开的,内容由红包发送者来定。我在一个极其小的群里面发了「重金」的口令红包。他们抢红包的速度超乎了我的想象。

他们超常手速的关键在于,QQ 竟然内置了「一键输入红包口令」的功能,无论这个口令有多么复杂,都可以一键输入。当我了解到这个万恶的「一键输入」是 QQ 自带的,我觉得我那百八块红包是白发了,丝毫没有达到我的目的。我一开始误以为是他们自己安装的红包助手,因为这种东西目前很多,而且我真没见过这么扭曲的「聊天软件」,也从未在如此扭曲的「聊天软件」里发过红包。

我现在讨厌死这个功能了。我认为,点击速度(抢的感觉)以及口令红包的口令输入过程(有趣的口令以及取舍的感觉)才是红包的乐趣所在(当然,金额也是。)我和一位关系很近的朋友聊过专程去另一个城市,共进一次午餐,然后返程的计划。前往与返程的过程才是最有趣的,因为我们实则是在细致地享受那个过程,而不是在旅行或送行的时候「顺便」吃饭。这个体验完全是不同的。

「一键输入口令」正是跳过了这个最美好的步骤,直接到达了目的地。我觉得他们完全不懂什么是红包,我甚至开始怀疑发明这个功能的人的生活态度,这个功能揭露了人性中不那么好看的一面,但不得不承认,我在群里收到口令红包的时候,经过几秒钟的犹豫,最终还是使用了这个破功能,略有爽感。但我仍坚定的讨厌这个功能,这个功能本身就是一个「阿希实验」,我这样自认为懂得红包意义的人最终还是从众地使用了这个摧残红包意义的功能,所以我觉得谁使用都不是错的,只是不对而已。

红包的意义

我现在看着我高中 2016 届的群 99+ 条信息,望而生畏。那里全是红包,班群里亦是红包,微信群里也完全是红包。可悲的是,除了红包之外,一句话不讲,这全然不是红包的意义。红包的意义在于让亲友间产生联系。

谁都没有错,但最终导致我们除了红包,什么都不聊了。有「重金红包」发出之后,其产物只有「壕啊」之类的无用的言语以及短暂的热闹。红包抢完,聊上几句谁抢的多,最终还是冷清下来。今天是我高三同学们放假的第一天也是倒数第十天,这一放假,反正在网上,我只看到了成群的红包,没看到太多的人。

严谨点儿说,通过抢红包发家致富的人尚属少数。我认为「今年不再错过一个亿。」定是这些少数派的战略(咦?少数派)。

有趣的是,有两家中国手机厂商对抢红包进行了特殊的「底层优化」,对红包能做出「毫秒级」的响应。还有两家中国手机厂商在前两天不约而同地做出了相反的决策。我认为面对红包,他们体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是他们最根本的区别。

为了「集福」,近日支付宝的好友亦多了起来。但我们都知道,用钱包聊天的感受十分扭曲,所以除了「集福」,支付宝好友似乎一无所用。过去,红包是人们相聚的产物;现在,红包是人们相聚的原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