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月十号说废话。

由于里是满篇的废话,读的时候不要讲什么逻辑性。

今天是 2016 年五月十号,看到这样的开头,我肯定是要说废话了。我本来要把这篇文章起名「就是要消失一段时间」(因为很久不更新这里了)。不要以为我最近什么都没干,我没怎么说话而已,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做。我发现对于一篇文字,针对的对象很重要。针对不同的人群,我的口气,态度,文风都不一样。但这篇废话,我不知道要针对谁。我现在在想,到底是谁会看到这篇废话呢。哦对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粉丝」,我自认为是没有的。

最近干的最多的事情是学吉他和练车。哼,我也开始从事文艺工作了你知道么。这么说吧,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会一个乐器,或者是有很好的文字功夫,或者说特别会讲单口相声。总之一个表达情绪的出口是很重要的。弹吉他的时候,不时「会有创作一首曲子给我喜欢的女孩儿」的热情。无论我有没有「我喜欢的女孩儿」,这种热情是极好的。

关于设计工作,我最近画了这么个图标:你可以去我的 BehanceUI中国 页面上查看。

在五月十号说废话。

恩,比之前有进步,但总是不够好的。然后,拍了这一张照片:

在五月十号说废话。
在五月十号说废话。

对,没错这明明是两张颜色不同的照片。我特意把这张颜色发青的发到了 QQ 空间里,我觉得这种颜色可能更符合那里的调性。你不觉得我这个行为本身就很艺术么?

前一段时间特别迷《疯狂动物城》,我觉得《疯狂动物城》的编剧和导演研究心理学应该蛮到位的。我甚是喜爱其中的 Judy Hoops。感谢先进的渲染技术,把这只兔子搞得无比生动可爱。由于太喜欢这个角色,我前后看了四五遍这个电影儿。还花重金买了本艺术设定集。我觉得编剧塑造了一个超棒的女性形象,有这样儿的妹纸该多好。遗憾的是,这是个虚构的角色。我不可能找到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妹纸,我也不能成为 Judy Hoops。

还有,最近玩那个叫「皇室战争」的游戏,我已经删了三次了,还是装回来了,不过这次不一样,我突破了 1200 奖杯的大关。我清楚的知道,有的时候双方的胜负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定了(哼,有好几次,我觉得对家的卡牌完全就是针对我)不过我仍然享受这个游戏。就像有些人,他们看了些行为经济学的书,懂了各种价格陷阱,然后想方设法地避开他们,他们的确能聪明的避开了这些陷阱。但要是换做我,看了些行为经济学的书,我还是喜欢掉进陷阱中,那些不会给我带来麻烦的陷阱中。比如买一赠一(赠品是我不需要的东西),这种商品我坚决不买,这陷阱不够甜蜜。

音乐也许可以显示你的艺术素养,但借此炫耀,是很不好的行为,我会不那么喜欢你。类似还有「我听摇滚我高逼格」,「我看美剧比看国产剧的高级多了」这种「高逼格儿」的想法简直是喽逼到爆了。总结一句说:「高逼格」本身就是喽逼到爆的东西。我就不评论那些想办法「加逼格」的人了。诶,你说我这席话是不是有点「褚明宇老师定义下等人」的意思。关于音乐,我啥都听,我接受能力相当好。口水歌也不是糟粕,这也许是文化兴旺的体现呢。令人高兴的是,这些天 Radiohead 发了新专辑,这首 Burn the Witch 的音乐和 MV 都很不错,推荐给你:

还有,就在今天,周杰伦《摩天轮》演唱会的 Live 版出了,十分高兴,Live 版这东西,也许能唤起一些老记忆,但味道却是不一样的。哎呀, 上句话说的有点儿太诗意了。我突然想到,我有个诗人同学,你可以去微博 @神经歌神经 看到他的诗。

哦对了,我特别讨厌那种转发的锦鲤,但我这里总是有人转。出于礼貌,我不好开口骂他们,于是我搞起了锦鲤评测,注册了一个微博帐号 @锦鲤评测师,就是评测这些根本不管用的玩意儿,哼,你要问我锦鲤这东西管不管用,我可以说无可奉告,但看到你们这样热情啊,我一句话不说也不好。你一定要问我锦鲤管不管用,我只能用 @锦鲤评测师 的金句儿回应你:

当你不再需要锦鲤的时候,不灵验的锦鲤就不存在了。——锦鲤评测师

我忘了从哪儿听来这么一个论调:「如果一个男人有能力用美好的文字讨好你,是很幸福的」哼,听起来怪浪漫的,但我真是男的。

最后提一个问题:「当你读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开始喜欢上我了?」

One thought on “在五月十号说废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