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2016

今年发生的事情又多又杂,还没有任何悬念。

在阅读这些毫无逻辑,水平低劣的文字之前,听这首,镇定一下:

2016 年的年终总结终于憋出来了,由于做的事情又多又杂且毫无悬念,以至于梳理时倍感艰难。咬牙叹气后,不得不承认今年年总很难写出传奇感,我尽力了。

半年养老

2015 年 12 月 31 日拿到了 SAIC 的录取通知,漫长的留学申请在心理上算是结束了,随后几个学校录取时间已经记不太清。一月份,印象八成是在养老。养老半月,终无法忍受虚度时光的日子,去学了吉他,民谣吉他。虽说是「受不了虚度时光」,现在想想还是我虚度的水平不够,因为我一直认为虚度是有用的,你说「打坐」算不算虚度?

我的吉他老师告诉我「学吉他可以矫正唱歌的音准」,然后紧接着问我唱歌音准怎么样,我故作谦虚,虚伪地回答道「不跑调吧」。不料,自此我唱歌开始跑调,越跑越远,不敢张嘴。还好我是靠美取胜。没过几天,负责按弦的左手手指末端就会变得坚硬。从此按弦便不会很疼,人类可真是个有趣的物种,有改变身体以适应环境的机能。

嚯呦,一月份可有个大日子,我的 18 岁生日。虽然是成年生日但印象却不深刻,应当过的很普通。生日前几天和我喜欢的女生吃了饭,那个饭店没有小桌,我们两个人占了一个大圆桌,格局很大。当时最尴尬的事情是一盘凉拌菜,我们简短讨论了应该搅拌前吃还是搅拌后吃的问题,然后快速陷入尴尬。实际上还好,脸不红心不跳。她那天送了一支笔,常用。生日当天还是常规的吃蛋糕吹蜡烛,穿着从妈妈那儿借的一件衣服,带着纸片儿做的生日皇冠,用美颜相机拍照,美颜值开的很大。

随后是春节月,毫无疑问是养老增肥的好时节。为了打发时间,我用那台陈年久置的 XBOX360 玩儿了 GTA5,极其有趣。说起来,我的内心还是一个主机党,XBOXONE,PS4 什么的从发布那天就很想买一台来玩儿。有次路过在旧金山的一家 GameStop,心潮澎湃,手心冒汗,比路过 Apple Store 兴奋千万倍。

但无奈没时间玩,第二无奈是没有钱,玩游戏的房子环境,质量是很关键的,宿舍就不要想了,显示器,音响,沙发,颈椎按摩,空调,零食,房子等等这一套配套设施算下来不是小数字。玩游戏这件事只能交给以后去做了。至于玩游戏耽误学习这种论调,个人持反对意见。玩游戏可以收集灵感,对提高审美有很大帮助,对一个人的生活至关重要,更不说减压之类的作用。当然,也要看你玩儿什么游戏。守望先锋和穿越火线完全是两回事儿。

在半年的养老生活中,我在家人的逼迫下学习了如何驾驶小型、微型载客汽车以及轻型汽车。赶上了个善良腼腆的年轻教练,令人动容。最大的代价是肤色,虽然没有赶上最热的时候,但烈日却到位了。连学习带考试,三个月经过科目一理论考试,科目二场地驾驶技能考试,科目三机动车驾驶人道路考试以及科目三安全文明驾驶考试之后,我终习得了 小型、微型载客汽车以及轻型汽车驾驶证。感想正如你阅读本段的体会:没有难度却充满不服,曲折却又有理。好,现在我好好儿说话,学车的结果是:科三路考成功后,我如释重负。一同考试的学员无比开心的相拥,欢庆。自从那天下了考试车,便没有再触碰过方向盘,一根毫毛都没动过,直至今日。那,我会开车么?我考科目一之前就会,只是不熟练,任何人都是如此。但最终的问题是我不爱开车,很费神。我等着自动驾驶普及。

半年养老至此接近尾声,高考结束,我的同学们如脱兔般,出栏了。哈,他们在栏里的时候也是脱兔儿。兔儿们纷纷表示,由于高三的久坐生活让他们的体型愈发硕大,想要利用暑假减肥,也就是健身房那一套。他们搞得风生水起,也正在这个节骨眼儿,我被出境检疫局诊断为脂肪肝。此刻,薛定谔的猫被判定为死猫,为了快速拯救我听上去濒死的生命也开始搞起了那一套。健身这个东西,是一种「刻意练习」,用一系列重复动作激发人体适应环境的措施,和练吉他手指上的茧子是一个道理。健身房的推销策略是令我无限反感的,首先是极为缠人的地推,我讨厌地推,因为大多数推销员的水平不够。最可怕的是,推销员还有无限的精力向你介绍,比你还关心你的身体状况,恨不得他帮你炼。要知道,一段关系刚刚开始的时候过于热情往往会被判定为虚伪。我不好判断他们算不算虚伪,毕竟我长的这么好。但有的时候我有反胃的感觉,那一定是我的营养餐没有按照教练说的吃,不是教练和健身经纪人的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反胃,我的天,我终于。。。得了一场大病,高烧两日,火热依旧。此间还体会了亲情背离,孤助无援等「急需忘记」的不美好记忆。

待到病好,我的养老生活也走到了尽头。八月底,动身前往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求学。

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冒险

八月底离开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来到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我悄悄与诸位讲:根据实际体验,我觉得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已经被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同化了,我感受不到什么巨大的区别,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在美国度过的第一个学期,感觉并没有天朝安全。物价,生活方式等等,大多和去之前的预期相符。当然了,其他的感触也颇多,比如羡慕他们相对健全的法律以及遵守规矩的感觉。要是展开并记下是没有意义的,毕竟只要是去一趟美国再去一趟中国便能体会到。

另外,我荣幸地赶上了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身处加州,那两天居民的反应很大。竞选结果出来当天晚上,游行就已经开始,直升机盘旋直至晚上三点。第二天晚上的市中心,游行导致街道瘫痪,十字路口中心燃烧着垃圾桶,警察很多,闪着红色蓝色的光,摩托的引擎声在天上,直升机浆切割空气的声音在天上。次日清晨的街道多了许多涂鸦,尤其是大通银行的玻璃墙上,满满的「Fuck Trump」。顺便说一句,「Fuck Trump」是个糟透了的标语,性欲太强,也太天真。老师们的心情尤为的不好,摄影老师甚至将我们全班拉出去聊了一个半小时政治,然后用半生气半无奈的口气说「今晚就这样,你们可以回家,我们也会在暗房里等诸位的,如果你们实在心情不好,我们可以陪诸位发呆。」他们的迷茫与愤怒令人动容,在场的气氛感染了我,与他们一同伤感。三天后的周六,由于作业的原因只身前往 Union Square,再没有任何游行抗议的气氛,Market St. 上面有些黑人在大声唱着骂 Trump 的说唱歌曲。

初到美国,语言上的差异带来稍许不适,很快就适应了。更多需要的是适应本地的生活方式,礼节,规矩等等。刚开始无论走到哪里都别扭,后来不断观察并模仿,你说这算不算是亚洲文化的一种处世思维呢。讲真,英语是最小的问题。这段算是不太愉快且模糊的记忆,现在已经安逸许多,期间需要感谢的人很多,或多或少的提供给我必要且无法代替的身体或心理帮助,排名不分先后:感谢妈妈爸爸弟弟,白胖胖导,舍友西蒙,舍友乔伊金,舍友迈克延,老王同学,凯文同学,Coco 同学,杰克同学,洁如同学,啊啊森同学,卡梅拉同学,尤金老师,金伯利老师,以及身在中国的傻白,老伙计团团儿,迈哥,滴滴,松子儿,豆哥以及我的王轩儿。

好与不好都是相对,非要分中分个高低的话,这么说吧:如果有能力,在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生活可能要轻松些许。这句话啊,片面。

高考

很荣幸,2016 年我从高中毕业了。早在高一下半年,我已经完全走入了滚雪球式厌学恶循环,进而学习能力日益减退,表面上显得不是一般的笨,逻辑性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对于上学这件事,只能说在下不才。如果我曾参加高考,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无法参加中国高等教育了。对于此,可以有两种说法,一是教育体制不好,二是自己不适合。我觉得后者的态度正确一些。

对于高考和高等教育,可以这样理解:需要快速筛选人才时(或是低成本筛选),便让他们去做同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得分较高的一方则被认为能力更加优秀。这件极为困难的事情本身并不需要有太多实际意义,足够难且对所有人都难即可。而其通向的高等教育,是提高生存能力(所谓「竞争力」)的办法之一,虽然是可以被代替的,但优势异常明显:效率高。为了得到高效率提高生存能力的机会,人们争先恐后,这再正常不过。高考就是这件极难的事情。问题在于,高考被定为唯一标准(对于大多数普通考生是这样的),于是高考的考核维度便显得过于片面。应对高考有了固定的理想模板,考生们与理想模板的差距越小分数越高,差异性就随之变小。考生会因某一或某些特定能力的缺失被否定,却无法因其他能力的突出得到肯定。话说回来,埋怨自己所在教育体制差的行为和埋怨雾霾太重的行为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在埋怨自己所处的环境,但实际上能做的只有想办法适应雾霾以及想办法适应体制。能让自己适应本不适合自己的体制更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在高考体制中取得胜利。所以说,高考失败多少是一种无能。

没错,我的意思是我无能。但人类的协作文明实际上并不会否定单一方面的无能,却承认单一方面的突出。这与高考恰好相反,我只得另辟蹊径,使用我擅长的技能保证我的生存能力可以持续提高。

在湾区学艺术

承让了,我终「沦为」艺术生。艺术生不艺术生不重要,主要是我想要做设计师的,这归艺术学校管。我是平面设计专业,对交互设计,工业设计,建筑设计皆有兴趣。

我所在的 California College of the Arts 是一所艺术学院。第一次看到学校教室时颇为震撼,Computer Lab 的电脑全 5K iMac,还连接了 Wacom 数位板,桌子都是带轮子可活动,墙上有一层软的东西,Critique 进行的时候可以将作品钉在墙上,教室也专门为此设计了射灯。Studio 课的教学方式很能调动积极性:互动多,参与度高,而且每项作业都或多或少的体现创作者的意图与风格,带来表达的满足感。结果是效率高,一个学期的时间做了大把项目,且习得了实用性高的技能。这八成得益于我的专业属性,不需要通过「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证明自己。当然了,人文社科类的课程相比之下要枯燥乏味许多,但他们在尝试着搞一些有趣的东西出来。总体来说,这是我受到过最好的教育体验,而且还在持续改进。

昨晚我的老伙计团团儿求证我这张图里面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的回答是:一点儿都对。

不说奔波,即便回到宿舍,晚上一两点钟睡是常态。期中期末项目挤在一起压力很大,何况全是需要创意的工作。粗想一下,还剩下三年半,便不必多言,私以为三年半之后才有资格评论。寒假一个月的纯假期倍显珍贵,我决定用来养老。

本行

再次承让了,我习惯用「非专业曲面设计师」来瞎介绍自己。我还有几天就十九岁了,却文不测字武不防身,满身脂肪保暖极佳。哈,关于本行,今年算是圆满。2016 年三月,有幸拿到了 Dribbble 的邀请码,来自产品设计师 Bora Dan。进入 Dribbble 算是一项老目标了,大概是两三年前制定的,实现日期相比预期晚了太多。不过仍是令人欣喜的消息。我做东西的速度很慢,上学期间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间,自然也没有在 Dribbble 上上传太多的东西,但也有些自我感觉不错的东西,可以前往我的 Dribbble 主页查看。

另外,我终得入门 Motion Graphic。这学期的 4D 课程有一节 After Effect 课,由于是所有专业学生都需要上的基础课程,这节课主要使用的工具是 Premiere,只有一节 After Effect 的介绍。我们可以自由使用 After Effect 或者 Premiere 制作项目。学 Motion Graphic 应该是我去年的愿望之一,很荣幸我借此机会,研究了 Motion Graphic 制作和 After Effect 的使用。同时感谢我的 4D 老师金伯利(哈,用中文特喜感),她不是专门教 Motion Graphic 的,但专门为我找了些许高质量的视频教程。终算入门,也就是从零到一了,比预期提前许多。其次,这个学期的胶片摄影课用掉了不到二百张相纸,可怕。剩下的记忆只有累。

另外另外,是关于我五十岁转行演艺事业的事情。今年有幸参与了电影专业同学的小作业,埋下了我演艺事业的奠基石。

浮夸吧,可以了。这部成本 500 美元左右的小作业共由四人花费一晚拍摄完成。是一个出轨的故事,编剧和导演是一个人,非常矫情。如果可以,诸位可以挪步 Vimeo 欣赏我的脸。

不要弄清楚!

相比去年,今年说话写字的数量指数级下降。理所当然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类似内分泌失调这类问题。也许是对「思想」和「学问」有了另外的理解,现在喜欢装傻。

我的意思是,任何人都是有思想的,只是多少的问题。无论是人情还是学术,总有比我明白的和没我明白的。以前带有一番厌恶与嫌弃,现在觉得多余。真正有学术造诣的人应是可以被千万人聆听;也可以心平气和地用易懂有趣的方式讲给外行人;可以面无表情、步步为营、不慌不忙的拆穿假学术;更可以和异见者平等交流。真正会处理人情的人,平日带给其他人积极与正面;包容令人气愤但没有实际价值的坏事;能做一个极好的倾听者;攀谈高雅艺术,也会跳小苹果儿;能包容且全面的看待国际问题,也能拉家常;不对品位相同者做出过高的评价,亦会与品位不同的人交流。

这个思路和「高大上这个词本身就很不高大上」一样,现在觉得聪明的人不会有意不弄懂一切,以收获更大乐趣。以每天关注娱乐圈的人为例,相信绯闻皆为真相,要把真人秀当真的看,要与肥皂剧一同留下热泪,要为相亲成功者庆幸。这样做能收获最大的快乐,毕竟你是来娱乐的对吧。至此,我想「不要弄清楚」的原理已经明了,需要注意的是:必要的事情,一定搞得万分清楚,但很多事情可能没想像的有必要。

好朋友到女朋友

这可是个大课题。此事发生之前一定要想好,万一没成功或是成功后都有很大的可能失去一个好朋友,人是容易后悔的,我不是人。但一般情况下,正常人做这件事的时候,也都不会太想这件事,而且自己会假想一个很高的成功率,最后才考虑后果。

高中以来认识三年,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平时聊的来,能聊日常琐事,甚至能聊的起国际政治,2015 年「最佳浩林之友」得主,帮过我很多忙,适合一起曲折前行,对美感有大致相同的追求,适合做领导,理想女强人,私下里是小姑娘,高兴起来也能勉强卖个萌,是一支队伍,善待朋友,切忌与其成为敌人,性冷淡,凶起来吓人,身高腿长没有上半身也没有脑门儿,不粘人,气质在一票女同学中胜出,好感持续很久。有很多底层观念与她契合,做过许多让我感动的事情,在此不展开。在美国有一个性欲很强的朋友,曾感叹「啊,我就是想找个人陪我吃饭。」我当时就想到了自己,一股幸福扑面而来。

关于「谁追谁」这个问题一直颇为传奇。身边人都认为是她追我,与事实相反。但若非要追究,我算是见风使舵。现在认为,这应当是追求另一个人的极佳方案——让她对你上瘾。此过程所花费的时间虽然不可量化,但一定少不了。比如一个人长相不佳,经过一系列的努力弯道超车,直到另一个人开始夸这个人的长相了,可以了,估计是上瘾了。这套理论的中心思想很明确:脸,很重要,这个事儿明显是靠脸的。

另外,永远记得不要求回报,不盼望。对于明天以及后天,她说「有一天是一天。」是无比正确的心态。

最后一段应该是结语

去年凭空产生过一个理想:靠美貌赚钱。今年我有了一个具体的方案:我可以端坐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背景是一块大白墙,光源在房顶,我表情安逸,每次时长半小时。凡是前来欣赏我美貌的观众,都需要支付一笔不多不少的「欣赏费」。可以了,以上是我的「宏大理想」。作为实现它的一小年,2016 年算是圆满,而且完成了许多年初时的愿望,但戏剧性还是差了些许,我拼尽全力,开了颅,把脑子拿出来使劲儿拧,才把我无趣的一年形容至此。关于读书听音乐等内容今年没有写,不是说没做这些事儿,而是今年做的这些事儿可能和去年差不多,没有太大记下来的意义了。接下来,传奇感还是很重要的。比如打牌的时候,求赢是无趣的;刻意创造一种传奇感,把牌打成电影儿,才有趣。

人都是自我为中心,做出的决定,行为,都是为了自己舒服,令人不解或是正常的行为皆能以此逻辑自圆其说。无论是奔命还是养老都是为了自己开心嘛。

所以在最后的最后,我要安利这首《hey hey hey》,圆满了。

诸位,开心就好。

MakicLin

2017.1.6

2 thoughts on “Review 201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