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终总结

这是一篇长达一万六千字的年终总结。TL,DR

序1

在十二月十三号这个不知道应该干什么的下午,我开始写今年的年终总结了。哦,为了能有个地方发布我这个年总,我还特意买了域名和虚拟主机,但主要是写给自己看。那,今年非常的漫长而且非常单调,总结来讲就是:在家学习出去考试,与同学交往甚少。没有啦,其实今年还是有非常多的收获和段子可讲的。那么,我打算这几天每天晚上写一个小时,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我这就开始了啊。恩,我可能真的是一个不害怕寂寞的人,不过什么一个人看电影之类的事情我还是做不到的,这回我真开始了啊,我开始了。

序2 

现在是十二月二十三号晚上十一点半,离明天还有半个小时;离锤子科技 Smartisan T2 发布还有六天,离今年结束还有八天。现在正在播放 INXS 的 Never Tear Us Apart. 真是没想到,从第一个序写完之后竟然真的没怎么写,这几天做了好多事情,搞完了一个手表的体验文,少数派的一篇文章,国石馆的 VI 方案(这可以算是「年终项目」了),还有最后一篇文书。然后今天忙了一天的 Makic Space,我一定要把折腾 WordPress 的经历写出来,估计会有人用的到的,我发现我这博客几乎就是自嗨。哦对了,写第二个序的原因是说,虽然说是年终总结,但其实是一个长篇的闲聊,你知道,如果一个人没空闲聊的话,生聊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那么我现在就是正在做这么一件事儿。其实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了点儿写下去的兴趣。我真开始了。 

序3 

我这几天微博开始涨粉儿了,而且都是高质量粉丝。第三个序是我写完真个总结之后才动笔的,所以你正在看到的其实是结尾中的结尾,是真的结尾。我以我最新掌握的文风总结一下我这个总结:作者无比自恋的同时也不断自嘲;膨胀的同时却拥有稀有的坦诚。笔者的文采令人质疑,结构松散,前句不搭后句。但发人深省的故事情节与深刻独到的思考赋予了这篇文章引人入胜的奇妙能力。文章篇幅过长,节奏掌握不当,字里行间充满了笔者的碎念与令人哭笑不得的自恋与膨胀。这本该令人生厌,但当你读到最后时,你却爱上了这些文字,这些文字背后的事情,以及这些文字的作者。 

扭曲的传奇感 

把它放在第一了。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定要喝一点水,最好是饮料,茶啊酒啊之类的最最好。我要开始白话了:一个人的追求决定着一个人的人生成就,一个人的追求需要成就去驱使,追求需要成就去放大(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现在可以非常轻松的说出来这种屁话,而且这种略有道理的话还能讨人喜欢,用来装逼更是毫无痕迹,唉~其实哪有那么玄乎啊。)那么,追求安逸生活的人会在安逸中得到幸福,如果追求安逸的人真正得到了安逸,那就算是成就了,大成就。那么,我的追求是 传奇感。有趣点儿说是这个人活的像段子,严肃点儿说呢就是这个人很折腾。但是这个折腾和普通的折腾还不一样,我这个折腾是在能力范围内死劲儿的折腾。要是一切都按部就班就没意思了嘛。其实我姥爷挺有这个感觉的,因为他认为离碗远的菜最好吃。那么,扭曲呢?扭曲是一种制造幽默的方法,比如说一个老头吃奶嘴儿。我觉得扭曲和传奇感是非常搭配的,俩加一起,你就能活得像个段子。最有趣的是我竟然会享受这个感觉,那我能从中得到幸福,听起来简直就是「没事儿闲的」,但是我真挺喜欢的。我也分析过原因,我爱演啊,我可爱演了,我觉得我时刻都在演,我哗众取宠,喜欢别人的关注,我无比虚伪。还有,我可是一个对文科感兴趣,读艺术专业的没学好理科的理科生。(哎呀,你听听我给自己的定义,是不是特有传奇感)。总结来说就是「全科生」,听起来知识特渊博,所以我为了让听着话的人舒服,我改成了「杂课生」。不过,我最怕的事情就是我身边还有一个像我一样儿的神经病,那可就完蛋了,但是我发现在我的影响下我的朋友越来越像我了。哎呀,我真是个狂妄自大的人。 

积极心理学 

积极心理学其实是个良性循环,就是你积极,你就会获得更多积极的信息促使你取得成功,于是你获得了更多的积极,循环往复。当然,关于如何从「习得性无助」这样的恶性循环跳到「积极心理学」这种良性循环中呢?我并没有得到太好的答案,我就自己实验了,我试着「膨胀」起来,果然啊,接下来都是好事儿。这儿有个难点,就是怕你膨胀不起来。是啊,正常人应该不能像我这样生生的膨胀起来。诶,其实也是有技巧的,膨胀是需要资本的,就像装逼需要资本一样(这里有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有资本的装逼还是装逼么?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就不解释了,因为有的时候明明可以藏着掖着的,你非得装出来。)。如果你很有资本的话,膨胀起来并不是问题。顺着说,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资本,哪有一无是处的人呢,只是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价值。

今天我又看了一下 Simon Sinek 的演讲「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演讲中的「黄金圈理论」,如果将积极心理学和黄金圈理论结合在一起的话,那么找到自己的价值是我们做事的第二个层级,也就是「What」层级。那些没有发现自己价值的人则是最低的「How」层级。那么,往上推呢?最高的「Why」层级也许就是知道自己做事的目的吧。 

GIF2015 以及生日 

GeekPark Innovation Festival 2015,正好赶上我的生日的日子,十七岁的生日是在北京非常苦逼的过的。这算是 2015 年首先发生的事情,因为那时候 2015 年才刚刚开始,之前我一直很想去这种地方瞧瞧,看看业内大佬们讲话的样子,最重要的是里面有老罗啊。作为一个理智可观的罗粉,我还是忍不住申请了免票。喔,真的就免票了,当时真的是非常激动,于是我带着我妈就去了北京,798附近。那几天其实还蛮奔波的,也忘了为什么计划的那么匆忙。恩,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加科技的刘作虎的演讲功力实在不够。比较遗憾的是老罗是对谈,并不是演讲。当然啦,我当天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真的罗永浩,肉体的。还有就是当台上的人说「台下的各位产品经理」哈哈,诶,有趣吧,我还年轻呢。哦,场外还有俩特斯拉,异常帅。恩,那几天除了讲的内容还不错,其他的体验并不是很好,比如开始的很早,来不及吃饭啊,798那个地方感觉蛮空旷的,好的饭店很少。赶火车才是最坑的,真的是死赶,也没有赶上,生生等了几个小时,座了个老式火车,半夜回到家。所以这个生日在体验上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在意义上还算相当到位。 

少数派兼职撰稿作者 

如果说要给我贴几个标签儿的话,「少数派兼职撰稿人」算是一个。少数派 Sspai.com 是一个专门儿做应用推荐的互联网媒体,主要是逼格儿高,要不然我也不会看得上的,我觉得他们和 ifanr 的逼格齐平,他们今年发展的非常好,毕竟是我看好的媒体(做媒体人是我小学时候的理想嘛,但没持续多长时间。)少数派这个新晋网站实际上是多年前玩 Plam,玩黑莓那群高玩中的老麦创办的。我是很羡慕这种把自己的爱好当做职业并放弃之前的职业的人,恩,重点在于放弃了之前的职业。有趣的是多年前玩 Plam 玩黑莓的这帮玩家现在好像也并不是很活跃了,他们还保持着对数码产品的热爱。友藏叔去了加拿大,老麦搞煮机网,然后搞少数派,都不再疯狂的玩手机了,也挺好,哎呀扯远了。那么,由于十分看好这个网站,然后看见了他们招聘的信息,上面说同时也招兼职撰稿作者。我研究了一下,发现条件完完全全的符合,连加分项「使用 Mac 电脑」都是符合的,于是四月份的时候我就申请加入了,我记得当时接管我的责编是侧脸君,算是圈儿内的小网红,然而他现在已经去了魅族科技,如愿进入了 Flyme 运营部门(感谢 Ethon 的指正,都是认真的人呀。)。简直撰稿实际上是非常弹性的任务,周末拿出两个晚上就可以解决。我记得刚刚加入的时候,最低一篇稿费是 30,到现在都 80 了,阅读量好的都能上百。当然你知道,我不是冲着这个钱去的,接设计外包比这来钱快多了。觉得做一个「媒体人」(请允许我这么称呼我的兼职工作)还是蛮有趣的,你写的文字会被一大堆人读到,(当你的同学向你分享应用的时候,你发现那竟然是自己写的推荐文,这个感觉是很好的。)会被放在豌豆荚儿的主页,会被大批安卓用户看到。还能提前知道行业内的一些事情,应用内测什么的。当然我也想借助这个平台涨涨粉儿,这是最露骨的目的。加入他们之后,我写文章的媒体属性显然加强了,以前都是技术流,现在也得讲究文笔了,毕竟本质是媒体,不是玩家自嗨。比较感动的是,有次锤子科技论坛搞活动,说是分享应用写文章得坚果儿手机,竟然有人在微博上圈我,说是「通知几个我喜欢的少数派作者」,当时我喜笑颜开,我都成「我喜欢的少数派作者」了。话说回来,稿费我没攒,都当零花钱花了,手头还是蛮宽松的。另外,差不多是夏天的时候吧,ZEALER 的微信号也发我的文章了,初中的时候一定感觉那是一件超酷的事儿,但是现在却习以为常了。所以说,记住浩林说的:「乐趣来源于不绝对的明知」,就是说你把一个事儿看的太明白了,就失去了乐趣。 

阅读 

关于知识啊,专业学习啊之类的,永远是没有尽头的,而且永远都不足以,不能达到满分。今年的阅读数量明显要比去年多的,因为空余的时间更多了,涉足的类别也更加广泛,比较遗憾的是八九十月份都在考试,所以没有什么阅读量。读了两本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书,确实很有意思。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开始写读书总结了,注意是总结,不是笔记。在实体书上记笔记感觉好麻烦啊,说白了就是懒。写读书总结花费比想象中要多,基本上要把一本书翻一遍,加上自己的记忆,与当时的思考。关于读书计划么,暂且还没有,总觉得有读书计划是好的,但是我觉得我很难真正按照计划的进行。我发现我是一个无法多任务处理的人(大脑的多任务处理能力本身就比较差,但我觉得我比一般人还要差。)一些中长期项目,比如说两三天那种的,这么这两三天我就几乎都在想这个项目,我可没心思读书,我睡觉都得想着。Well,关于今年到底读了那些书呢,想一想还是蛮多的,设计类的有《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西文字体:字体背景知识和使用方法》,《中国字体设计人——一字一生》,《Don’t Make Me Think》,《创字录》,《简约至上》,《设计心理学1》。其他的有《引爆点》,《异类》,《从零到一》,《How To Deliever A TED Talk》。松田行正的密码书《ZERRO》和《罗伯特议事原则》虽然买了,但也只是没事儿翻翻而已,一个像工具书,另一个太厚。哦对了,《共产党宣言》非常薄,但总是翻开来看看,其实挺有意思的。隈研吾的《负建筑》本来是要在今年看完的,但恰好赶在了八九十这三个月,没心情读,于是放到了现在,离明年已经不远了,貌似是读不完了。至于为什么十一月十二月没有读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内容相当的充实,日本的设计书都是这样,除了设计,还要讲讲人与自然啊,政治历史啊,艺术什么的。非要静下心来读才舒服,为了不浪费书中的美好文字,它就放在明年吧。《The Fault In Our Stars》也有买,但现在还没有读完,所以也就不算了。那么,2015 年一共读了 11 本书,翻了两本,两本未完成。总体来说还算满意,但感觉虽有收获,实际运用还是没有发挥很好,还需要总结,还需要精细一些。我这「预购书目」里面还是有很多东西的,明年的阅读范围要放的更广,比如说我这书目里的《安迪沃霍的哲学》之类的。  

学识 

说到「学识」,这可是一个特别广泛的词,任何技能,知识,视野我觉得都可以叫做学识。为了达到在同学甚至更加年长的人面前装逼有资本以达到装逼毫无痕迹的目的,我默不作声的扩展我的「学识」。诶呦,刚才这句话是不是写的有点儿太精英了。哦,我小小总结一下我是如何扩充「学识」的。首先呢,最粗暴最简单最直接的就是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去研究,研究完了你的「学识」定会扩充,比如说你去研究如何做好 Keynote,于是你去买了许岑的教程或者说买了书之类的,你做 Keynote 的水平提高了,就算扩充了「学识」。这种简单粗暴直接的方法非常适合解决短期的问题,正如我接受的小学初中高中教育。(哎呦,不小心有讽刺了一下。)这样得来的「学识」少了点儿乐趣,效率很高。但你知道的,光是这一种是不够的,很多人都是用这种方法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扩展更多的「学识」呢?之前说过,「学识」是方方面面的,所以要将「学识」碎片化,碎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比如说「为什么现在盖楼都是7,10,18,36 这样的层数呢?」这样非常细小的问题,或者你无意看到的「斯德哥尔摩效应」这类陌生词。每当遇到他们的时候,自己去研究,大多数情况都有现成的结果。积极探索细小的问题,需要的是对生活的热爱,对细节的偏执。坦率的讲,当真正做到的时候,生活质量是提高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哦,其实这和你是否有「闲功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些问题的研究都是非常简短的,通常去百度维基一查就能出来,如果足够热爱,兴趣自然会驱使你。天长日久之后,同学们就会说「诶,你懂的蛮多的」之类的话,这个时候你要知道,他们是真心的,但我们要把持住心中的开心,展示微笑并站在相同的高度上给予谦虚或积极的回复。我的天,保持这个文风真的很累,我睡了,你们要想我。 

学识的存储 

你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记到脑子里,也不可能把所有记到纸上的东西都用起来。这是看《设计心理学1》的一点儿题外的感悟。扩充「学识」是需要不断记忆的,记忆依据存储位置的维度可以分为内部记忆以及外部记忆。举个例子说,我们都会吃药这个动作,用水吞服,但至于一天吃几次,还是需要去看说明书。这其中,吃药的动作就是内部记忆,它不需要我们去依赖别的东西就知道该如何办,但写在说明书上的用量指示就是外部存储,我们在需要的时候调用它就好。当然,外部记忆很有可能转化为内部记忆。所以在你第一次需要记忆一个东西的时候,你到底应该把它放在内部记忆还是外部记忆中呢?我来总结下我自己的想法,首先,工具类的东西和非常常用的东西一定要在内部记忆中,比如说如何写字,如何打字,如果你是画画的学生那一定是一些绘画手法之类,如果学习数学的话就是一些公式啊之类的,达到可以随时使用的效果,当然,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因为是被迫而为,这点没什么可争议的。第二是有一些临时性的,一次性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放在外部记忆中。比如说和某个人约好吃饭,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约定之后立即打开手机上的日历或者日程管理软件,设定好提醒,然后再也不去想这个事儿了,把内部记忆留给有用的东西。这同样使用于好友生日,工作任务之类的分配。第三是有些「学识」,我们可以先将其放在外部记忆,然后逐渐向内部记忆过度。我的印象笔记中专门有一个分类是「知识」,里面存了平时看到的各种概念啊,理论啊之类的,其实直接从网上复制就行了,别丢就行。这些「学识」,你可能并不会直接用到,更不是那些常用的东西,更像是吃饭时候的谈资或者是一闪而过的东西。这类「学识」,我们可以积极的运用他们,比如说我存了「边际效应」这个概念,没事儿可以翻一翻,和实际的例子结合起来,看看有没有符合,如果符合,想通了的话呢,就算是运用成功。经过多次的运用,你会发现这些外部存储的「学识」就逐渐过渡到了内部记忆。这样好处有二:一是唯有有价值的外部记忆才会被转化为内部记忆,二是转化的过程没有一丝煎熬,非常顺畅。也可以试试和别人讲这些概念,我曾经讲过「孕妇效应」,实际上这个「孕妇效应」一开始我也只是存在笔记本里面,但经过几次「装逼」,我自己就完全记住了。 

阴魂不散

我离开学校一年了,一直活在他们心中,阴魂不散。恩,真是没想到我这几个很好的朋友会一直跟我保持联系,一个不差。他们是真爱我啊,有一些表现特别好的同志表现是真的好啊,一个月不见我就想我。同学们嘛,我一去学校他们都很热情啊,都想我。而且我发现他们喜欢找我聊心事儿,几乎都是男女关系的事儿,我因为这个被请了好多次咖啡和晚饭。这也应验了滴滴初中的预言,他管我叫「大师」。当然啦,也因为我是局外外人,有的时候还是局外外外人,简直是天生的地理优势。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在这方面绝对有过人之处。插一句,我觉得被男女关系搞出「心事儿」的孩子们,格局都不够大。(晴姐跟我说还有人跟她还折腾初中的事儿呢,这格局实在太小。)像我这种追求传奇感的,对这种事儿完全是免疫的,不是说我性冷淡或者是没感情,这种事儿在传奇感面前都提不起士气来。说回来,这帮同学让我很庆幸,一年之后我取得了这样喜人的成绩。这一年,我这帮好朋友全搞了一次对象儿,我本应该卷进这个漩涡,可我恰巧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了花园儿,错过了最后一次繁育的季节。(嚯,我觉得我这文笔,哎呀,一句话夸不过来,不夸了,我狂妄自大,要克制。)那我顺带着也回忆一下我这几个好朋友,排名不分先后: 

滴滴,这个家伙我觉得不用多说了,他天津的学籍真是可劲儿折腾,至于感情方面嘛,哈哈,感情方面还算成功,这家伙干啥都在我前面儿,我十分嫉妒。今年联系的比较少,我们属于「老夫老妻型」的朋友,只是每一次联系都能让我多多少少心生嫉妒,高级。滴滴说他要读「产品设计」专业,这专业也是蛮不错,这家伙,可是有发展成设计师世家的趋势。 

迈哥,哈,还和一年前一样有趣,还像一年之前那样儿愤青。他对我很有兴趣,他喜欢那种愤青儿的东西,喜欢国外的东西,就是那种普遍先进的东西,多少有些激进。我发现他看东西不够辩证,尤其是愤青儿这事儿,抨击社会什么的完全不带犹豫的,他觉得世界非常黑暗且充满阴谋论,或者说他的思考方式就是阴谋论的思考方式。他觉得这样很好,别问我怎么看这个事儿,我至今没有得出答案,也许长期使用阴谋论的思维思考问题可以锻炼脑力?还有就是非得喜欢一个生来悲惨的「萌妹纸」,而且大多是出于同情心,在此我对他表示同情。被干掉之后能在励志风背景音乐的伴随下怅然泪下(这么扭曲的场景,我很佩服,也很伤感)。他曾经在学校的湖边儿上哭一中午以至于无法正常行走,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叫来浩林和次郎陪他。我当时的心情吧,一开始还蛮好的,只要我说话,他就哭不出来(这是我的魔法,真的。),后来他让我闭嘴了,放了一首励志的歌,然后就哭了。我也跟着伤感起来,干,后来就越听越伤感了。其实我觉得他当时有点儿刻奇的嫌疑。哦对了,迈哥太心急了,他真的太着急了,他没有把持住。关于被干掉的原因嘛,估计是迈哥对那个妹纸过于好了,伺候的太好,并没有「驾驭」那么妹纸。所以对面儿烦了,受不了了。还是由于迈哥激进的性格,我很怕他对我粉转黑,所以我得惯着他,还好,他经常能陪我出来玩儿,他有用不完的电影票。相比起我的其他朋友,迈哥是目标最明确的一个,想当产品经理,还总自己研究儿点儿交互设计专业之类的东西,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希望。而且我发现他越来越像我了,等那一天他把我这骄傲自大的性格学过去的时候,我就得疯了。对了,想到这儿有两件邪乎的事儿,叫「魔咒」好像更合适:一是和我特别近的朋友都会理想成为设计师么?二是跟我做同位儿的人真的都会喜欢上我么?(除了高一上学期的男同桌儿,我觉得是因为他腼腆。我可是连王轩儿都搞定了的。)所以接下来要提到我的「半个同桌儿」,你知道,如果连半个同桌儿都没有走出我的魔咒的话,你懂的。 

盼盼,(预警,这段过长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片文章的阅读体验,但这丝毫不会影响这段文字的质量。)在正式开始这段精彩文字之前,我总结一下,你要没耐心看完总结就跳到下一段儿吧:有趣的是,既有人骂她婊,又有人追她;但当你想起“美貌”这个词的时候,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她以不及我的美貌配合她无意识的言行,描绘了一个爱憎分明且充满争议的形象;值得思考的是,一旦你发现了她的缺点,你便会被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总结完毕,想跳段的可以放心跳了,这一小点儿总结废了我太多脑细胞,尤其是最后这一句,我很骄傲,我很想用到自己的身上,但,好像,我并不是这样的。讲真,我真想给迈哥和盼盼献上一个「年度最佳浩林之友」的称号,这是一个多么傻呵儿的称号啊。好,讲正题。我和她的关系一直是「逆增长」,就是本该疏远,却反而更好了,所以在这里「简单」记录一下:她真的是个女的,高一上学期我和她隔一个过道,算是半个同桌。当时坐她后边儿的酷哥跟我关系还不错,而且她俩人儿搞对象儿的。由于那酷哥实在太美了以至于我都喜欢。然后她俩就分了啊,为什么分并不重要,因为这前面的故事都是做铺垫用的。后来在做联欢会的时候她貌似还蛮「崇拜」我的,她觉得我「懂得特多」(其实我听到她夸我的时候我还是蛮慌的,因为你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懂得多。),当时我是真谦虚,我还人模人样儿呢。她还约我共进午餐(她把「一起吃中午饭」说成「共进午餐」,这个细节让我顿生兴趣,我跟你讲,作为一个设计师,感知力和对细节的洞察力真的会比较强。但也产生了压力,当时感觉用「共进午餐」这个词儿的人要么十分高端,要么异常有心,我可能是驾驭不了的)而且男女同学一起吃饭这个事儿在学校这种扭曲的环境下就代表着要搞对象嘛,况且对面是个「姐」。况且况且,之前那个酷哥也没跟她吃过几次饭。我来形容一下:那个阶段我把她叫「凡姐」,「凡姐」有着其他女生少有的强势气场,在她美好外表削弱了她的气场,但仍然会给人一种不可轻易靠近的「高冷感」。我很是无助,但你知道,我不能表现出来,所以至少有两次我都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到这儿你们知道 强势 的害处了吧?就像浩林说的,度与场合很重要,要有分寸感才能出格局。分班之后她竟然从一楼跑到三楼来约我吃饭(一般情况下,高一第一学期分班之后,之前的同学几乎就是断交的状态,除非你们宿舍或者班级离得近。)至于她为什么约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仅约我吃饭,回家周返校的时候还给我送她做的吃的,我当时受宠若惊,她一定是爱上我了。哦,克制。所以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她作为一个「姐」,来找我「共进午餐」,你不觉得我可以升级为「哥」了么?说到这儿啊,其实我一直有意不让别人叫我「哥」,我可不想当「哥」,我永远是小孩儿。于是我就答应了一起吃饭啊(你看我架子多大,没想到当时就这么有格局,我可不是一个随便就跟人吃饭的人,尤其是女的,这很重要。退一万步讲,即使是被误会了也要误会得有面儿啊。你可别说我腹黑,我这是坦诚,能坦诚到我这种地步的人已经不能算是「品质」了,是「技巧」)我也记不得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当时确实挺别扭的,在她以及观众们(你看我多爱演)面前显得体面是尤为费心的一件事儿尤其是你认为对面儿是个「姐」的时候。就像去年年总里讲的,我真是一句话都插不上,我就听着,生听,最终还是熬过来了。我很愧疚,我写了这么多却都在写2014年的事儿。那好吧,我现在开始写 2015 年的了啊。那之后就越来越熟了,她开始找我倾诉了,最经典的莫过于「自备纸巾系列」的短信,她找我哭虽然是真事儿但是写在这里的时候多少有些别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回顾这段文字儿的时候我好像想通了,别扭的原因是如果我当时有喜欢一个妹纸的话,盼盼找我哭的话我就会很别扭。况且她还自称「占有欲极强」,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的,这种感觉除了「别扭」没有更好的形容了。)恩,要知道,当对方把哭像展现给你的时候,你知道吧,对方就无比信任你了,尤其是脸皮如此薄的人。我记得有一个细节,就是当时我们在一个比较昏暗的路上走,人特少,因为那条道几乎就是给成对儿的情侣准备的,校方也曾经埋伏在那里,当走到那条道儿尽头的时候(这条道很昏暗,但是一旦出去就非常敞亮了,还有好多人),她突然振作起来,收起了哭腔,貌似是准备面对公众了。也许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但是她这种下意识,无痕迹的虚伪让我十分震撼,在此,我为她献上掌声。我生日的时候她订了个蛋糕送到家,我总觉得她是在通过送蛋糕来介绍自己,如果万万一是的,她目的达到了,盼盼从此扬名儿我家了。后来啊,我亲手干掉了一个追求幸福的男同胞,最后还告诉盼盼「你要给广大男性朋友追求幸福的机会」,我觉我特别不是人啊。大约是这之后,我就不管丫叫「凡姐」了,很不合适,如果她是姐的话,那我都能升级为爷了,但我永远是小孩儿,所以我我差不多就叫她大名儿了。夏天,「共进午餐」的时候她不小心说漏嘴了,得,我这可知道她小名儿和防盗门是一样儿的了,从此我就叫她的「门名」了。差不多还是夏天吧,她给了我一本儿东西,挺厚的,皮儿上写的「最美的事情莫过于我在那个夏天遇见了你」,嚯呦,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的时候菊花一紧,心里咯噔一下儿,我可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我通常表现冷静,看到这个之后我可真冷静不下来了,我死劲儿翻啊(我以为在这大厚本的某一页会有小 Trick 但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我的情怀有些溢出了。),我一直以为她不是这种文艺抒情儿范儿的人,直到她给我这个东西。这本儿我现在轻易不动,我就摆着,我一看那个皮儿上的字儿,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个「咯噔」一下的感觉就好像心脏的地方被人踹了一脚似的,还挺难受的,我想人们喜欢把这种感觉叫做「感动」。我记得我有一次做梦啊,我梦到周杰伦坐在我家沙发上跟我讲关于信念啊之类的东西,我当时特别感动,以至于激动,激动到流泪,然后就激动醒了,但是依然是热泪盈眶。当时我的心脏也是那样儿的感觉,这感觉一定是「感动」。今年她和迈哥共同解决了我很多空虚的时刻,他们做的很好,尤其是盼盼,非常幸运在这个急需陪伴的,感谢的话就不讲了,我很腼腆的。事实上她今年特特别不顺(估计是因为我离开学校了^_^)实际上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强大,强势。我觉得,当你看好一个人的时候,如果不是必要的话,就不要去深入了解了,因为接下来你可能发现的全是他/她不尽如人意的一面,人们把这叫做「真实」。当然,我们习惯真实,也喜欢真实。但最撩人的诱惑永远都在从未相遇的两极之间。唉~我又开始扯了。这一年过去了,她好像变得不那么来事儿了,她「成长」了你知道么,这听起来挺傻的,但却是是这样的。有好几次她觉得她所处的环境很是不幸,而且我觉得她碰到的那些个破事儿也是够烦人的,女生怎么都这样儿复杂啊,尤其是文科班的女生。也许由于她不够复杂,所以不适应。一开始的时候她经常问我一些问题如何解决,我也特擅长说那些听上去特有道理且有意思的话,她还特喜欢这种。后来她变了啊,她开始跟我讨论了,你知道么,这是她开始进化了,升级了啊。九月的时候她开始教育我了,我感觉我驾驭不来了。哈哈,还有啊,她可是有些人口中的「婊」,当然,有的时候我也是肯定这一点的。我可不是那种为了某个人而改变立场的人。(据说这是摩羯座的性格,但你知道,星座这东西都是巴纳姆效应东西的。)问题的关键不是婊不婊,都有人骂婊了,还想扭曲现实咋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被骂成婊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办。搞清楚这个顺序是很重要的,你知道那些「追」她的人吧,他们可说不出来这话,所以把我衬托得弥足珍贵。她这一年可真是长智慧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改不了的,比如经常忘东西啊,不小心碎东西啊,没事儿管人要夸奖之类的,简直和我妈一样儿,干。),坦率的讲我比她也高级不到哪儿去了,唯一就是比她美一点儿,但是我不会告诉她我不比她高了,因为我是要驾驭她的。现在这个情况还是蛮好的,接下来她说她要少想点儿事儿了,浩林很是欣慰(我为什么会摆出一副长者姿态呢?我不喜欢长者姿态啊。)恩,还是要感谢盼盼和迈哥对我的孜孜不倦,满足了我不止一次见「活同学」的强烈欲望。其实我挺想知道「为什么在我离开学校之后她还会约我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都是对我的溢美之词。后来我觉得我也得跟他输出点儿我的烦心事儿了,总听她讲觉得自己亏了似的。而且盼盼还是可以聊一聊政治历史之类的东西的,我是杂科生,她貌似胸怀祖国,唉,她是女的么?所以在很久之前,混熟到一个临界值的时候,「共进午餐」就没有那么别扭了(我不知道,也许她一直觉得不别扭?)。不过最有趣的莫过于她和愤青儿迈哥撕逼了,今年这个场面我见的很少,一是大家凑一起的时候少了,现在都是单约;二是他们两个发觉了我喜欢看热闹,究其原因是我没有克制住。所以,无比感谢凡姐,董一凡与盼盼,很幸运能遇到她们仨,她们三个都是不可…(打住吧,我腼腆。),感谢她拿出那么多宝贵的时间和一个并不是她男朋友(会有么?以她的「眼光」,我表示怀疑,但她定不是这样想的。)的异性相处,但要我说还是第一个夏天版本的她比较讨喜,可是我跟现在这个更熟悉一点儿,反正也退不回去了,我也无可避免的变成人了。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在这里记下:「在接下来的重要时间节点,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彼此的关系?」你看,这个问题问得多棒啊,题目想的非常细致。我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确切答案,但我现在的答案是:我不想处理,因为「处理」总是和「麻烦」搭配使用。So, who care. 对于你我,全是未来,让我们把眼光放到更重要的东西上:盼盼不止一次一脸严肃的说她以后免费给我当三个月助理。嚯呦,我真没想到我的形象在你们眼中这么高大,都用得上助理了。话说回来,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我也许会号召全公司人趴在地上办公。嚯,「全公司」,你看到没?我真当真了。 

妈的累死我了,上一段儿我大体保持着我膨胀的文风,借盼盼的名义再次丰富了我自己的形象。那写完我的盼盼,该写我的王轩儿了,或者说是已经不是我的了的我的王轩儿。非常遗憾,他成功的搞上了对象儿,为什么说遗憾呢?因为我觉得他现在的对象确实没有我好看。恩,讲真,和王轩的联系真的是越来越少了,但他每次联系我的时候我的心中都涌上一股暖流。有次我和盼盼在学校附近肯德基「共进午餐」,王轩儿恰巧也在那天想我了(有趣的是刘迈也在那天想我了。),给我打电话说要速速前来,到最后也没来,真是伤感。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没有人能够抢走我的王轩儿。值得庆幸的是,王轩儿离开我之后,搞上他对象的之后,他的学业呈现出「逆增长」态势。哦对了,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读懂他和他的对象儿,没有一个人读懂,真的没有一个懂。聊点儿正经的,我觉得王轩儿是那种真的可以不上高中的那种「异类」(借用《异类》书中的概念),他的前程是必然的,我无比看好。由于他竟然成功的搞上了女朋友,所以我就彻底儿放心了。 

松子儿这两年抖的是愈加的厉害了,我还给丫做了一个打台球的视频,我是很人道的,我可是上了密码的,而且没几个人看过。我发现他跟我已经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了,初中的时候我俩说点儿啥互相都能听懂,现在我转行搞设计了,他转行搞计算机原理了,我的天呐简直要了命了,现在他给我分享点儿啥的话,只有前半句是能听懂的,后半句就费劲了。他也是很有前途的孩子,虽然他很羡慕我天天儿好像在家挺闲的,但是我也装作诚恳的样子告诉他「其实也没那么闲啦,我可忙了」,其实这样儿是好的,其实我也真不闲,我有的是事儿啊,只是我的事儿没有那么单一而已,很杂。次郎儿家里管的是真严啊,我唯一和他联系的机会就是他又求我给他充点话费,记得去年的时候又了情感经历,但最终失败。即使是这样也让我羡慕了一阵儿,卿哥呢,嚯呦,他可欠我钱呢啊,一百多啊,去年这个时候欠。他作为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搞了许久的对象儿,貌似现在还在持续,唉~我觉得前途渺茫。还有就是听说玉哥把牙打掉了?这是滴滴告诉我的,他又没有把持住,和别人干起来了,由于对方发育更好,他的牙就这样沦为了一个口香糖。嚯呦,听上去好血腥,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么,加上他之前打碎的手表,踹疼的脚,他可真不爱惜自己呀。晴姐,晴姐这个人啊,我觉得挺高级的。我觉得跟她讲话总能学点儿东西,晴姐也许是我能聊上天儿的人里最有「学识」的,而且有那种女生少有的淡定,但是…恩,我不说了。还有啊,我觉得今年他们貌似真的经历的挺多的,由于我没有在学校,所以我觉得他们都变矫情了,这也许是我的错,我站着说话不腰疼。鲍屌是这样的,紫薇也有点儿,黄润泽倒是变得开朗了好多,开朗了好多,另,李子群人好像真不错啊,为什么盼盼那么不喜欢呢?梁柒柒去了高二,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传奇感!要不你转高二去试试?还有,我很看好祖晟和裴总,因为他们美啊。邹邹啊,听说邹邹女神那个,啊,非常伤感,怎么我一走,事情都变了呢。昕姐依然是相当开朗的,这样儿开朗且开放的女的,只要不伤眼,真的能跟你聊一下午且收获颇丰,最有趣的是她还能和她对象儿谈笑风生说「我和别的帅哥儿在一起」。哈哈,那个场面我觉得真挺扭曲的,行吧,我不是喜欢扭曲嘛。土豪高哥土豪欠我钱土豪高哥欠我钱土豪高哥欠我钱啊。哦对了,我记得我去年的年总有大篇幅是写睡神张殿朕的,以我观察,他今年一点儿没变,我觉得他前途挺迷茫的,如果中国有女用风俗店的话,他一定……不行,这个画面我想象不了。今年见到了一次戳哥,愈加的杀马特了,我对他没啥兴趣,或者说多少不是很喜欢吧,但可以作为跟踪研究对象儿。他那个人的性格,我可以写一篇小文章了,我不写,我可不能便宜他。但是啊,你要知道,这种奇怪的人似乎更有可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 

话说回来,我真要度过一个家居版的高三,想一想竟然有点伤感。其实高三可以算是一种「无比美妙的痛苦」,虽然说如果我上高三非常催残,并且可能对于我是一种得不偿失的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高三还是会收获一些东西的,至少能够收获一些友谊吧,你知道我天天在家挺无聊的,不过在那儿埋头做功课也一样是无聊的,但是,终究是有一群人陪你一起无聊,想一想也就不那么无聊了,我想我还是不要去祸害他们了吧。我发觉,有趣的是,当我说我留学读本科的时候,几乎所有人对我的认识都会强制刷新,有人觉得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了,有人觉得我好像更有价值了,还有人更爱我了。所以,感谢我碰到的这些朋友们,你我都将有个锦绣的前程,我爱你们。 

永远是小孩儿 

这是我最近才觉出来,因为我过不了几天就变成人了,我很是心慌,所以总是想东西。我活生生的变成一个「成人」,但有一个问题:「我真的在所有方面都更加完善了么?」答案是否定的,可以说大多数方面是的,但有一些并不是「逐渐完善」的。记得小学或者是初中,有一个课文是《童趣》,里面说「余忆童稚时,能明察秋毫」,作者意思就是他小的时候眼睛好,鸟毛都能看清楚。现在想想,除非你老眼昏花了,大多数人都是可以明察秋毫了,况且我们现在还有了眼镜儿,隐性眼镜儿以及美丽而虚伪的美瞳。那,为什么大人就不明察秋毫了呢?不是因为他们眼睛不行了,而是他们没空去明察了,尤其是秋毫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好的方面是,我们的效率更高了,用明察秋毫的时间干点儿别的挺好;不好的方面是,我们不仅仅不察秋毫了,我们把生活中的很多细节都给丢了,我们停止观察了。其实这也和体型有关系。小的时候,和坐便器齐高,在小孩儿的世界里,什么东西都老大老大了,自然看的就细致,长大了之后,好多东西都细小了,你根本没什么机会去看坐便器与地面是如何连接的,更别说查秋毫了。所以我尝试着像小孩儿那样努力观察细节,还是有所收获的:我妈给我买了一套 Lego,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那个块儿小的啊,确实非常小,但当你观察过每一块儿之后,他们虽然实际上没有缩小,但那种混乱的感觉就消失了,他们好像变大了。还有一些工业产品,其实最好的观察对象儿就是电子产品,我发现苹果产品做高光倒角儿的地方材料会更加坚硬,因为使用指甲去划高光倒角儿的时候,无论怎么划都不会出划痕,魅族的这个 MX5 就能出划痕。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我并不认为他们是无用的,量变带来质变嘛,尤其是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所以「我永远是小孩儿」,小孩儿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不喜欢却总看的 QQ空间 

我其实很喜欢社交网站嘛,我觉得人在现实中和在网络中有的时候是两个性格,可能相差不大,但真的不一样。实际上,我也没事儿看看「QQ空间」这个地方,相当于同学们的朋友圈儿(很奇怪,他们在微博和朋友圈儿上并不活跃)。每次看 QQ空间 都让我感到「哦天呐,他们在发些什么东西,真无趣。」我必须吐槽一下儿了,憋的太难受了,因为每个社交平台都有同学瞧着,连 FaceBook 和 Linkdin 都不放过,这回在自己的地方儿,我可要好好吐吐坏水儿。注意,下文说的「他们」并不是指所有人,而是大多数人,其实还是有少数人的动态我是看得下去的。首先,他们是无趣的。因为他们发的内容无非是这几种: 

1.转发有好事发生。关键是他们真的信,真的是诚心成念的转发。我也转发过,我是实在忍不了他们转这些东西了。我就转转试试,转了好几条,连带讽刺连带自嘲,终于爽了。 

2.转发能考上大学的。通常是九张图,每张图上有一个大学毕业通知书,全是特别好的大学,而且这九张图的拍照水平非常的「生活化」。配的字儿就是说转发之后这些录取通知书都会来哦~ 而且通常是艺术生之类的转这个,图是清华美院。转发这个的人我觉得很有意思,明明知道并不会实现,但偏偏就转。哦,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突然想到一句话,特别适合他们:

They always say that time chages things, but you actually have to change them yourself.——Andy Warhol

3.转发奇异东西父母长寿系列。这个系列可以非常多元,好一些的是石雕,稍微恶心点儿的是九条腿的猫,再恶心点儿的是器官啊之类的东西。有的时候,最后一句还提醒你「要孝敬父母哦,要转哦」,唉~

4.找对象儿系列。这是倒数第二个让我恶心的系列,就快要完了,你们忍着点儿。这个系列通常文字巨长,因为上面写满了个人信息和「喜欢的类型」,作为文字,他们并不恶心。恶心人的是下面的图,你会发现图儿里的人从来不喜欢露出正脸儿,而且自拍居多,化妆很浓且不专业以至于你可以在她们浓妆的照片儿里看出她们卸了装的样子。骚气一点儿的会隐隐约约的露出那些部位。喔,能看上这种女的的男的绝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

5.自杀系列。没错,一定要是自杀,通常是中考高考完了自杀(朋友圈儿里通常是股市崩盘的时候自杀),反正就是很多人都在干一件事儿的时候,总有自杀的消息,然后配个图,给出时间地点人物故事,牛逼一些的还有视频。这个看上去可信度相当高啊,但你仔细一瞧,他提的那个路在我们这儿就没有。如果你再会点儿搜图技巧的话,你会发现,那个视频之前被谣言用过好几次。当然,最恶心的是他们真的转啊,真的信啊,而且经常伴有一种「哇只有我知道」的心态。这是缺乏自主判断能力的体现,哎呀, 我是不是说话有点儿重了?

6.临时想起来,再补一个。就是那种非常丑陋的自拍,我只是说那些长相不太好而且喜欢自拍的人。这种动态发出来除了污染 Timeline 就没有其他用处了。当然,通常是一些很久不见的小学初中同学,隔了这么久时间,他们竟然喜欢上了自拍,你再看看他们的模样,想想当初傻呵呵的小孩儿,我还真能笑得出来。当然,像我这种长的很好的,自拍一下发出来就无所谓了,但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我貌似从来没有发过哦。 

好,就以上六点,怎的,你看出端倪了?没错啊,我就是一大变态啊,明明是自己点开看的,还在这儿损人家。我不看不就行了么?坦率的讲,这就是我不是人的地方了,有的时候还在暗地里评论人。没办法,我只能尽量做到体面,像把这顿发泄卸载自己的地方上,就比较体面。这就像把别人相片儿挂在沙袋上一样,千万不能让你的敌人看到你打沙袋的样子哦,很没格局。 

今年周杰伦没发新专辑 

周杰伦今年是真够忙的,当爹代言游戏做导师开演唱会。你知道我只是听歌,所以今年没出新专辑感觉少了点儿什么,还有就是周董做音乐其实蛮纠结的,他终究是要赚奶粉钱的,所以要顺应市场,那个真正牛逼的作品欣赏的人并不多,这就看他怎么权衡了啦。今年我听音乐蛮多的,毕竟天天在家,耳机就在桌子上,iPod nano 自带的 EarPods 被我听坏了一个,我买个了 99 快钱极其低端的 JBL,听说 Hi-Fi 这个坑不能轻易入,所以我对价格比较高的耳机也没什么欲望,而且你知道的,我要想买高级耳机,至少得三千起。恩,至于我都听啥了,我听的可杂了,我啥都听。

http://music.163.com/#/playlist?id=30447795

今年民谣这东西突然火了,往前捣的话,应该算是宋冬野的《董小姐》。民谣儿大多数比较安静,一般是一个歌手抱个吉他,哎呀,眼睛要闭上,你知道吧,有感觉,然后那个词儿啊,文艺虚无而伤感。离不开什么海啊天啊北方啊南方啊鸽子啊斑马啊之类的东西。本来挺小众的,突然就成普遍了。这个东西很神奇,他一旦普遍,就不小众了,有些人就会觉得变味儿了。你知道我对任何音乐风格都不抵触,挺喜欢万晓利的。当然了,有些人觉得民谣这东西,特高级,特情怀,特成熟(有一种扭曲而看似正确的论调是:严肃伤感总是比天天开心显得成熟。)其实这个风格的歌儿偏重于讲故事,这个东西,听什么音乐确实能体现品位,但明显不如扩充学识来的好,另外,像我这种啥都听的,他们拿我怎么办?有次有一哥们儿看我播放列表里有曾轶可,就立马儿说「不敢恭维」了,恩,我当时心里还挺欣慰的,他至少看到了曾轶可,后面儿还有一堆等着他呢。有趣的是总有人认为:我听民谣,我听摇滚,我比你听流行歌儿的牛逼多了。这和「我用苹果儿,比你牛逼多了」,「我玩 PS4 的,比你玩 LOL 的高级多了」,之类的是一个逻辑。想想看啊,也许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小情感,尤其是音乐,不过为此大动干戈就不必了,总会给人一种中国人爱吵架的感觉。诶,你看我上一句话,我说「中国人爱吵架」,那是我正在误导你。如果你真被我误导了,你知道被误导有多简单了吧。 

技术宅与设计师 

这点必须要说一说,因为有太多可以说的了。在高一之前,我一直以「技术宅」自居,然后随着我「学识」的扩充,我发现我懂得东西越来越少了,所以我以「初级技术宅」自居。但从去年开始,我不知不觉地从技术口转到了创意口。一是我觉得这个世界现在亟需设计,任何领域都需要,尤其是这个在设计方面刚刚起步且人民审美水平并不高的中国。实际上是这个时代成就了设计的地位,我记得 菲利普·斯塔克 有一个演讲说的就是这个,因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战争很少,经济正在飞速发展,创业的环境非常好,而且 凯文·凯利 的《必然》中也说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形成」的时代,未来的一切重要生活物品都在形成。我们就像上帝一样,在生活的同时创造着下一代的生活方式。而在这个过程中,「设计」是至关重要的,是链接技术与使用者的一个桥梁,在这个阶段,设计上的优势甚至可以弥补技术上的劣势,当然得是技术不是太差的情况下。其实苹果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他们独创的技术并没有多少,但他们能够通过巧妙的设计让技术的优势发挥到最大,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这甚至让他们创造了更多的利润。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是必然吧,有很多因素,促成了我必然走向了这个道路。说实话,今年在设计水平的进步远不及我的计划,只能说实现了大部分吧。主要是因为好多时间是在学习考试看书,剩下的时间自学设计(也就是说没有输出的结果),最后仅剩的一点设计灵感留给了申请学校用的作品集呵呵哒。所以今年产出的东西比较少,但负责任的说我的水平绝壁是提高了,我还学了点儿做交互动画的软件,现在还不够熟练。所以今年在这方面虽然有进步但并不是很满意啦,明年我有蛮多时间去搞这个,想一想还是挺开心的。另,我和那些依然走在技术口的同学们在技术上已经相差甚远,我这自己搭建了个 WordPress 就自豪的不行不行的了。当然,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不止和一个人交流过这个事儿,在成年前显示出杰出计算机才能的人在性格上都有些不太一样,或者说不止在性格上,这让我开始相信「程序员找不到对象儿」理论。当然了,我今年对于数码产品的喜爱还是有增无减的,但不喜欢折腾他们了,刷机什么的就别提了,我真不喜欢干那事儿了,我只想安心用。iPhone6 这代实在丑,是苹果有史以来最丑的 iPhone,这并不会影响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手机,但在工业设计上超越苹果的我觉得已经不止一家了。与其相对的,Nexus 系列嘛,还是更喜欢去年的 Nexus6,摩托那个机子真的很好看。今年这个多少有点儿失望。好吧,你看出来,我评价手机现在几乎完全是看脸的,我告诉你为啥,一是因为好看的手机配置不可能低,绝对够用,二是现在手机实在都太像了,除了工业设计上能找出明显的区别,其他方面实在是太无聊了。其实我也在想,我这类用户最终还是会选择 iPhone,只要它把白带去掉,把摄像头打平就行,可它偏不。我终究是觉得数码产品没那么好玩儿了,他们确实越来越好了,但确实没那么好玩了。这几天产生了玩树莓派的想法,你知道春节在家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吧,前几年一直困惑于此,所以今年春节我想玩点儿平时没时间玩儿的那些东西。 

托福 

托你的福,雅你的思。英语这东西,到最终就是熟练度,要么给人足够的时间,要么跟 Native Speaker 生活,其他的办法啊,只能提高你的托福水平,并没有提高你的英语水平。其实我并不想写什么这几次考试的经历,没什么内容可写的啊,每次经历都差不多嘛,坐火车,住店,然后再 blu blu blu 考完之后再回去,甚至连吃饭的店都一样儿的,总之我不怎么享受这个过程就对了。所以我讲讲我对托福的看法:托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过程,也没有避免走上机械化的道路,加上中国人特有的对考试的研究方式,托福的题型已经被摸得透透,其实这样的考试和中国的高考也没有什么区别了,连教学的逻辑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专门针对考试的学习,至于提升英语水平,一定有比学托福更好的方式。也许这样高度体制化的考试都无法走出这个怪圈儿,那么考生们就得生走。但当我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多少感到了失望,那也只能将其称为「在平坦的路面上曲折前行」了,讲真,当你把麻烦事儿说成「在平坦的路面上曲折前行」,事儿好像就没那么麻烦了;当你想念一个女孩,想立马儿见一面的的那种心情说成「最撩人的诱惑是从未相遇的两极」,你™当即就不想见了,多有意思。 

尾声

行,我觉得差不多了,我要收尾了。我发现我有的时候很不喜欢回忆过去,我曾经的那个博客是今年七月份到期的,当时不想继续搞了,就没续费,甚至连文章和数据库备份都没做,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实际上今年发生的事情我也并没有完完全全记录下来,而且很多东西并不是记录,而是思考。我觉得这才是年总正确的意义嘛。诶对了,是不是最后一段应该展望一下未来啊?哈哈,写到这儿的时候,明天就是 2016 年了。明年就要去另一个国家了,在去之前要学一些技能,然后继续扩充「学识」,设计方面是搞定动效。哦对了,你知道么,有一个理论说「一旦你有目标,就不要说出来,要闷着」,说这样更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所以目标什么的我就不说那么详细了。想一想今年的年总真的写了好多天,今天要结束了,我想起了前年,对是前年的今天,盼盼跟我说「有的事儿你做完了反而没意思了」所以我还挺不想就这么结束我的总结,但确实要结束了,我也没的可白活了,而且今年这篇比去年的长了一倍。哦,就在我写收尾的时候我收到了 SAIC 的 Offer,这是我申请的众多学校中的一所,是 US News 评选的全美艺术类排名第三,哇塞,全美第三,你听着好像挺狠的哈。也正巧赶上了 2015 年最后一天,哈哈,突然感觉 2015 年因为这个又变得美好了一点儿,可是只给了我不到十二个小时去写感想,我决定不写了,毕竟我可申请了八所啊,这才是第一所。 

最后,我爱这个世界。 

MakicLin 

2015.12.31 

3 thoughts on “2015 年终总结

Comments are closed.